关于研究所

史作民:用科技力量让退化山林绿意更浓



 
《中国绿色时报》2018年8月27日讯,记者李娜

见到史作民并非易事。

  作为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功能生态与野生植物保育首席专家,每年5月至10月期间,他都要带着学生在四川西部的亚高山林区开展野外调查和研究。西南林区是史作民研究的主要对象,川西亚高山林区更是重中之重,那里已成为他的第二个“家”。

  1993年,史作民到中国林科院工作后就开始从事退化森林生态系统恢复、生物多样性保育、森林可持续经营等研究工作,一干就是20多年。

  “上世纪末期以来,恢复与重建退化森林植被、提高森林植被覆盖率和森林质量、防治水土流失等是西南林区退化天然林生态建设的主要任务。选择在川西开展相关研究,是因为这个地区的森林植被对气候变化比较敏感。川西历史上是我国比较大的一片林区,退化林分的类型比较多样,有更大的空间开展相关的森林植被恢复研究工作。”史作民说。

  多年来,史作民几乎走遍了川西主要的森林类型分布区。他带领团队揭示了川西亚高山森林植物对气候变化的生理生态响应和适应机理,阐释了川西亚高山退化天然林恢复过程中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变化规律,构建了川西亚高山退化天然林恢复与重建技术模式。

  聊起科研工作,史作民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展退化森林生态系统恢复和森林可持续经营研究是一项长期工作,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史作民告诉记者,他们在西南林区开展退化天然林恢复及定向经营技术与示范研究,针对处于不同退化阶段的森林,以恢复其生态系统功能为目标开展相关技术研究。科研人员针对不同退化生境的特点,开展适应性物种选择技术研究,同时开展土壤改良、整地、造林、物种配置、密度调整等退化生境生态功能恢复重建技术研究。此外,他们还根据不同退化森林类型的分布现状、环境条件和动态变化规律等,研究其不同恢复阶段达到各功能最优时的树种结构、年龄结构、径级结构和空间分布。   

  岷江干旱河谷是我国西南林区中一类较特殊的山地生态系统,在自然地理因素和人类活动的共同驱动下,存在着森林植被不断退化、水土流失加剧、地质灾害频繁、干旱河谷进一步扩大等问题。要促进干旱河谷区生态恢复与重建,提高植被覆盖率和生态功能,选择合适的目的树种并进行科学的抚育经营很关键。

  正因如此,史作民把岷江干旱河谷作为其中的一个研究重点。他带领团队开展了岷江干旱河谷区岷江柏人工林生态抚育技术研究。史作民介绍说,岷江柏能适应干旱贫瘠的恶劣环境,是高山峡谷地区干旱河谷段水土保持和荒山造林的重要树种之一。20世纪90年代,川西地区的基层林业部门已将岷江柏用于干旱河谷区造林。

  “为更好地发挥岷江柏人工林生态系统未来更大的生态效益,针对退化天然林区营建的不同林龄的岷江柏人工林开展生态抚育管理技术研究,其研究成果的推广应用对于维护该区脆弱生态系统的生态安全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为此,史作民团队针对川西亚高山退化天然林区营建的不同林龄的岷江柏人工林,开展生态抚育管理技术研究,通过对现有林分进行修枝、带状除草割灌、窝抚等抚育改造措施,进一步优化林分结构,改善土壤养分与水分条件,增加群落结构稳定性和复杂性,促进林木生长发育,形成高质量的林分。   

  经过多年努力,史作民科研团队提出川西亚高山退化天然林区岷江柏人工林生态抚育经营技术模式和西南林区典型退化天然林高效土壤功能修复技术模式。“为更好地开展退化生境修复研究并逐步将相关研究成果推广出去,应用到森林经营工作中,我们建设了一些示范基地。”史作民说。史作民团队与当地林业部门合作,在四川省理县建立了面积30公顷的川西亚高山退化天然林定向经营试验示范基地和面积15公顷的土壤修复试验示范基地。   

  此外,史作民还在暖温带宝天曼和热带尖峰岭地区开展了森林植物多样性相关研究。在宝天曼,史作民科研团队开展了栓皮栎林恢复过程中高等植物物种多样性变化、植物群落数量分类与排序、落叶阔叶林种群生态位特征和种间联结性研究等科研工作。在尖峰岭,他们开展了热带山地雨林林冠层树种功能多样性特征、物种多度和径级尺度对于评价群落系统发育结构的影响,以及热带山地雨林林冠层乔木某些功能性状的系统发育信号、关联性及其演化模式的研究。

  多年来,史作民参与完成的科研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项、中国林学会梁希林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1项,河南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项、四川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2项、北京市科技进步奖三等奖1项。他先后发表论文130余篇,获国家发明专利2项。“森林生态系统研究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任重而道远。”史作民行走在山林间的脚步仍在继续,他还有很多科研难题要破解。